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信息 >
平安银行和天津银行净息差逆市提升

    平安银行努力降低负债成本,提高资产定价;天津银行则发力资产端,加大应收款项类投资配置

  一个数据将资产规模达2.5万亿元的平安银行,和资产规模刚刚突破5500亿元的天津银行联系在一起。

  这个有趣的数据是,自2014年11月以来,央行六次降息、五次降准,银行利差普遍收窄,但这两家银行净息差在2015年逆市上扬。其中,平安银行净息差同比提升0.20个百分点至2.77%;天津银行净息差同比提升0.02个百分点至2.08%。

  截至目前,两市仅有平安、青岛、天津、浙商四家银行已公布相关年度数据,其中天津银行、浙商银行数据均来自于港股招股书。青岛银行、浙商银行净息差并未出现逆市上扬情况。

  净息差逆市提升的背后,反映的是平安银行和天津银行两家银行,甚至是两种不同类型银行不同的经营策略。作为股份制银行的平安银行,负债端利率因素对息差贡献较大;身为城商行的天津银行,则不得不面对存款吸收成本上升问题,侧重于资产端发力,加大高收益的应收款项类投资配置,推动净息差增长。

  平安银行:降低负债成本提高资产定价

  平安银行行长邵平去年年中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平安银行通过降低负债成本、提高资产定价,促成了息差扩大。

  具体而言,2015年上半年,平安银行的结构性存款在负债结构中的占比接近50%,比同业平均少20个百分点。此外,通过搭建平台,互联网金融大量客户在线上运转,平台事业部沉淀了大量流水,负债端年化成本相当于活期存款成本,使得净息差逆市攀升。

  多家券商则在平安银行年报出炉后表示,该行净息差上升源自负债成本相对于资产收益更多下降,负债端利率因素对息差贡献较大。

  国金证券研报称,根据息差变动因素分析显示,2015年四季度平安银行息差环比三季度提升的13个基点中,资产端合计负面贡献16个基点,而负债端合计正面贡献29个基点。其中,负债端较大的正面贡献主要来自存款和同业负债成本下降。

  纵观2015年全年,平安银行负债规模在经历上半年的强势增长后,下半年两个季度连续收缩。数据显示,这主要缘于该行上半年大量吸收近2000亿元同业存款,但在下半年却全部抹平,全年同业存款由3854.51亿元降至3111.06亿元。

  与此同时,平安银行加大同业存单发行力度。截至2015年年末,同业存单余额达1928.48亿元,较年初增长近8倍。此外,据记者了解,该行2015年同业存单计划发行额度2500亿元,实际累计发行总量近3500亿元,占当年同业存单市场发行额的7%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平安银行同业存单平均成本由2014年的4.59%降至3.89%。据悉,该行今年同业存单计划发行额度达5000亿元。这一方面是得益于流动性宽松的利率环境,价格逐步下行,存单市场需求量增加;另一方面,从2015年7月起,非银金融机构持有的同业存单纳入一般性存款,且基金公司开放存单购买权限,该行预计今年同业资金将继续从线下向线上转移。

  高成本的同业负债持续压缩、同业存单的大量发行,以及付息负债中活期存款占比受益于结算平台而持续提高,这些因素均有效地降低了平安银行计息负债成本。

  当然,资产端因素亦不可忽视。2015年,平安银行不断提高生息资产中高收益贷款占比。其中,高收益的新一贷、汽车金融、信用卡、贷贷卡贷款占比稳步提升。

  天津银行:加大应收款项类投资配置

  与平安银行吸存成本压缩不同,身为城商行的天津银行,就不得不为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而提高存款利率,并加大定期存款吸纳力度,稳定存款总量。

  数据显示,天津银行客户存款平均付息成本较2014年增加0.06个百分点至2.97%;该行由于业务总体增长导致存款总额增加15.62%至3346.91亿元,也在推高该行客户存款利息支出。

  此外,受连续降准影响,同业市场利率下降,天津银行同业存款平均付息成本由5.61%降至4.41%。所以,即使该行同业存款负债较年初微增3.9%,其同业负债整体利息支出仍然迅速减少。

  同时,天津银行在资产端发力明显,该行净息差逆市上扬更多的也是基于资产结构调整。在负债规模增加的基础上,该行一方面增加贷款投放,另一方面加大信托受益权、理财产品及资管计划等应收款项类投资规模,以提高投资回报(相比于其他生息资产)。

  贷款方面,天津银行贷款及垫款平均余额较年初增长16.6%至1867.02亿元,贷款平均收益率略降至6.11%;投资类业务方面,该行信托受益权、理财产品及资管计划平均投资余额较年初增长63.8%至1014.08亿元,平均收益率虽较2014年下降0.85个百分点,但依旧维持7.36%的高位。

  链接

  净息差有多重要?

  净息差是指商业银行净利息收入与平均生息资产的比例,用以衡量商业银行生息资产获取利息收入的能力。

  由于我国商业银行净利息收入占比普遍高于65%甚至更高,所以净息差也成为评价商业银行生息资产收益能力和风险定价能力的关键正向指标,对商业银行营业收入具有重大影响。

  净息差的高低取决于两方面因素:一是生息资产的收益能力高低,二是与生息资产对应的资金成本高低。净息差水平高,表明商业银行生息资产收益水平较高,或者付息负债融资成本较低。


来源:证券时报

版权所有:平顶山银行 豫ICP备08007021